船长理财_不怕老板穿西服,就怕头上蒙块布【船长说金融】

由 船长理财-花腿 发表于2021-10-15 17:20:00

最烧钱的游戏是什么?《鱿鱼游戏》吗?

《鱿鱼游戏》中456亿韩元的总奖金,换算成美元,还不到4000万。对于那些真正的土豪来说,这种“小家子气”的游戏,还真入不了眼。
 
 
有钱人最爱玩的游戏,足球绝对算是第一名——当然,可不是自己下场踢球,而是当成“养成游戏”玩。

一、

中东土豪集体“入侵”欧洲

谢赫·曼苏尔和塔米姆·阿勒萨尼,算是欧洲各国足球联赛里最为人熟知的两位土豪老板了。
 
2009年,来自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的财团,耗费2亿英镑收购了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英超)的曼城俱乐部。

掌管财团的谢赫·曼苏尔,是阿联酋现任总统谢赫·哈利法的弟弟,阿布扎比中央银行董事会主席;
 
2011年,隶属于卡塔尔投资管理局旗下的卡塔尔体育投资公司收购了法国足球甲级联赛(法甲)的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

当时还是卡塔尔王储的塔米姆·阿勒萨尼,成为了大巴黎的老板——而在2013年,塔米姆已经正式继任卡塔尔国王。
 
曼苏尔(左)和塔米姆(右)
 
这两位,一个在曼城买买买,十年光买球员和教练就花了15亿欧元

虽然曼苏尔坚持只买对的不买贵的,但你架不住人家看着哪个都觉得:“没错,他就是那个对的人。”
 
另一个则是喜欢直接搞大新闻,分别花了2.22亿欧元和1.45亿欧元,为大巴黎带来了内马尔和姆巴佩,今年又免签来了绝代双骄之一的梅西,给梅老板开出了税后3500万欧元的年薪。
 
可以说,正是两人合力,把“金元足球”推上了新高度。
 
在中东的财团老板们集体入驻欧洲足球世界之前,最有钱的足球俱乐部老板有三:
1.切尔西的老板,俄罗斯首富、最大寡头,罗曼·阿布拉莫维奇;
2.尤文图斯的主席,菲亚特掌门阿涅利家族的第四代传人,安德雷亚·阿涅利;
3.RB莱比锡的持有者,红牛公司创始人,奥地利首富,迪特里希·马特希茨。
前两位老板的身价均超过了100亿,马特希茨则是超过了200亿。
 
但是,寡头也好、企业家也好,在“石油爹”面前,都只能靠边儿站了。光是个人财富,两位石油大亨就都超过了200亿……
 
阿布&阿涅利&马特希茨:我们说的可是美元!
曼苏尔&塔米姆:少废话,我们说的是英镑。
 
 
要是觉得这点差距没什么的话,可以想想这俩人背后:一个是阿联酋最大的酋长国、也是最大的产油国阿布扎比的中央银行;另一个简单点,整个卡塔尔王室而已。
 
随着两个人的到来,中东各个财团疯狂“入侵”欧洲足球,正如同中国房地产超级足球联赛一样,欧洲各国联赛目前都能看到石油商人的身影。

足球固然是最烧钱的游戏,但石油土豪们最不缺的,恰恰也正是钱。
 
但他们所有人,和即将登陆泰恩河畔纽卡斯尔的这位相比,都好比是王先生碰见了玉先生——差那么一点儿。

二、

足球——经济发展之利器?

阿联酋和卡塔尔两国,相比另一个石油大国——沙特阿拉伯,无论是从足球市场上,还是从石油资源上,都还是逊色不少。
 
沙特足球联赛拥有中东地区最高的上座人数、西亚最大的专用球场,甚至在沙特副首相、国王老萨勒曼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积极治理下,女性可以自由出行、驾车、进入球场观赛——要知道,沙特长期以来一直是阿拉伯世界中最保守的国家,没有之一。
 
眼看隔壁两位老对手纷纷玩起了足球,沙特财团又怎能耐得住寂寞?眼看着一个带领曼城拿了十几个冠军,另一个甚至都搞起了世界杯!国际知名度大大地提升啊!凭啥?就凭你们有石油?你们俩也配和我谈石油?
 
2020年沙特的原油探明储量占全世界的17.2%,这个数字是阿、卡两国加起来的两倍还多!
 
这两个“弹丸之地”都玩得起,身为西亚第一大国,沙特肯定更要超级加倍。
 
2020年世界各国原油探明储量
(图源《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20》)
 
前面提到的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一般通称小萨勒曼,正是这次收购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的幕后大老板。
 
小萨勒曼出生于1985年,于2017年被立为沙特王储。

如今36岁的他,除了担当沙特副首相之外,还掌管着国防大臣、能源大臣、最高反腐委员会主席、经济与发展委员会主席等诸多重要职位。

鉴于目前老萨勒曼国王已经86岁高龄,可以说小萨勒曼已经成为了沙特实质上的掌权人
 
相比曼苏尔和塔米姆,小萨勒曼没有出国留学的经历,但他更具备国际视野。
 
2016年英国决定脱欧的提案出台之后,小萨勒曼迅速和英女王达成协议,建立起了贸易和经济伙伴关系;

2019年小萨勒曼访华,除了逛了一圈长城之外,还和我国签署了35份总价值超过280亿美元的合作协议,囊括政治、海运、产能、能源、金融等多方位领域,旨在成为我国“一带一路”项目的重要合作伙伴;

当然,跟美国的关系我们就更不用多说了。
 
 
在沙特国内,除了提升女性地位、开放更多权利和工作岗位给女性之外,小萨勒曼更是提出了“戒除油瘾”、“2030愿景”等一系列具有雄心的经济改革计划,意图摆脱石油依赖,发展多元化经济。
 
而对于沙特这个完全依靠石油富起来的国家而言,之所以有底气试图摆脱石油,是因为小萨勒曼掌管着一支国家主权财富基金——沙特公共投资基金(Saudi Arabia”s Public Investment Fund, 简称PIF)。
 
PIF是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2020年总资产规模超过3200亿英镑,约占全球主权基金资产总额的4.6%。

其知名投资案例包括35亿美元收购Uber(优步)5%股份,15亿美元投资动视暴雪,10亿美元投资特斯拉最大竞争对手Lucid Motors;投向波音公司、Facebook、迪士尼、花旗集团等企业的资金均超过了5亿美元。
 
小萨勒曼正是意图通过PIF这个“钱袋子”,支撑沙特经济进行转型,并将PIF升级成为“2030愿景”的发动机。
 
收购纽卡斯尔,也正是依靠PIF完成的。
 
 
花3亿英镑收购一家足球俱乐部,对于小萨勒曼而言,就相当于年薪百万的人,花十块钱在庙会上玩套圈一样。
 
你开心就好。
 
英超各家俱乐部资本占比图,黑色为纽卡斯尔

三、

“别让沾血的金钱玷污了足球”

萨勒曼想玩足球的事儿,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2018年,PIF就曾经打起了老牌豪门、曼彻斯特另一支更为人熟知的球队——曼联的主意。当时曼联估价27亿英镑,PIF痛快地报了个30亿。
 
曼联的掌门人格雷泽家族的回复也很痛快:
 
“滚蛋。”
 
曼联身为英超最能赚钱的俱乐部之一,疫情之前每年收入能达到5亿英镑以上,归母净利润也能达到6000~8000万镑。

显然,对于格雷泽家族来说,30亿并不值得他们将这家豪门俱(摇)乐(钱)部(树)拱手让人。
 
另外,还有一个财团PCP资本,则是在2017年多次发起过收购纽卡的报价,但是报价仅仅相当于纽卡前任老板麦克·阿什利十几年来为纽卡投入资金的总和。

阿什利确实想卖了纽卡回血,但是……
 
一个有钱花不出去,一个谈拢了资金却不到位……两个财团私下一接触,一拍即合。
 
于是2020年4月,PIF联合PCP,以及另一家体育机构RB Sports & Media的加入,三者一起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天团——当然,PIF的出资占到了80%,直接成为了当仁不让的大股东。
 
这个天团再次向阿什利提出了报价。总价增加到3.05亿英镑,并向阿什利支付了1700万英镑的押金,向俱乐部承诺先期投入2.5亿英镑的资金以提高球队竞争力,还会在纽卡斯尔当地做出一系列城市基建方面的投资。
 
阿什利被打动了,俱乐部接受了,球迷们更是欣喜若狂:你说曼城巴黎是土豪队没底蕴,咱纽卡祖上可是真真正正阔过的!当年咱也是跟弗格森治下的曼联掰手腕的球队,也出过阿兰·希勒这种伟大的前锋!落寞之后起起伏伏这么多年,如今终于要重新站起来了!我已经等不及要亮出我30年纽卡球迷的身份了!
 
阿兰·希勒在英超260粒进球的纪录至今无人能破
(图源Football Whispers)
 
这也正是PIF把目光转投纽卡的重要原因:有底蕴,有知名度;有球市,有影响力——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阿什利见钱眼开,比格雷泽好搞多了。
 
但是这笔令多方都能满意的交易,仍然没能成功……
 
因为英超联盟发现了问题。
 
2018年沙特记者贾马尔·哈苏吉(又译贾玛勒·卡舒吉)惨遭肢解的骇人命案,幕后指使人的矛头无一不指向小萨勒曼——这位记者专职撰写沙特国内政治批判性文章,揭露高官黑幕,身居要职的小萨勒曼首当其冲,尤其是他的上位史(有兴趣的可以去查查)。
 
当时英国报纸的新闻标题全都是“不要让沾满鲜血的金钱玷污足球”;联盟的所有者审查制度中也明确表示,收购方过往不得涉及违法犯罪等行为。
 
而更为严峻的问题是,英超在中东地区的官方转播商卡塔尔拜因体育(belN)在沙特被全面封禁(其中也包含沙特和卡塔尔两国政治交恶的问题),取而代之的是非法截取卡塔尔卫星信号的沙特本地转播商beoutQ,转播延迟仅有7秒……
 
 
英超联盟每年的转播收入超过30亿英镑,其中海外转播占到46%;每支英超球队的转播分成也很高,垫底降级的球队几乎都能拿到1亿左右的分成。
 
可以说转播收入就是英超作为商业联盟持续运转下去的命脉,也是很多中小球队赖以生存的资本。为了beoutQ的盗播事件,联盟在2020年开了大大小小10次股东会议——通常,这种会议一年只开2次。
 
但当英超联盟和拜因体育问及沙特方面,沙特政府却一再坚称,beoutQ是由哥伦比亚和古巴财团控制的,自己无能为力。
 
这令联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如果让PIF顺利收购纽卡,就等于变相默许了beoutQ的盗播行为,会让整个英超遭受损失;如果强硬阻止PIF,又担心上触天条,会影响两国关系,使得英国脱欧之后亟需的战略合作伙伴又减少一名。
 
联盟没什么办法,只能采取终极大招“拖字诀”,既不批准也不否决——别说,还真挺有效。
 
正常情况下3周就能走完的收购流程,愣是拖了将近半年。PIF失去了耐心,和两名伙伴商议一致,决定退出交易。
 
英超联盟不用为难了,自然是欣喜的;小萨勒曼反正有的是目标,这家不行换下家;而阿什利应该是最开心的,白赚了1700万英镑的押金,估计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唯一伤心的,只有那些期盼着纽卡重现往日荣光的球迷们,再一次的期望落空。
 

四、

政治、外交与贸易合作

然而就在今年10月7日,英超官方突然宣布,相关争议已经得到解决,纽卡收购案的交易正式完成。

 
英超官网的说辞比较拗口,用人话翻译过来就是:PIF不代表国家主权,哈苏吉命案跟PIF无关
 
同时,据多家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0月6日,沙特政府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解除了对拜因体育长达4年半的封禁,并承诺关闭其国内盗播网站beoutQ
 
两大隐患都得到了解决,英超联盟当然也不会再多加阻挠,顺理成章地促成这件惊动全球体育圈的俱乐部收购案。
 
有传言说,之所以发生这样的反转,源自于小萨勒曼在今年4月给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发的一条短信,希望英国首相能够干预英超联盟对于纽卡收购案的决策,否则……可能会影响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
 
 
其实现在来看,是不是真的有这条短信,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我们已经能很清晰地看出来,“足球无关政治”只是一个美好的期许
 
对于英超联盟而言,老牌劲旅重振旗鼓,将会为英超带来更激烈的对抗,和更高的影响力,随之而来的便是更高的商业价值。
 
对于纽卡斯尔而言,这个英格兰东北部的老工业城市、重要的港口城市,随着沙特财团的入驻,无疑也将重振它的经济贸易发展。
 
进驻曼城的阿布扎比财团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财团不仅为曼城队带来了十几个冠军奖杯,同时与曼市政府签订协议,新建更多的居民楼、升级郊区社区、建设体育设施,为整座城市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或许在十年后,纽卡斯尔这座北方重镇,也会在沙特人的支持下,产生同样的巨变。
 
而英国与沙特的贸易关系,也会在这次收购案后,得到更紧密的连结。
 
沙特人当然也不是白白砸钱。在全球提倡碳中和、清洁能源使用的大背景下,小萨勒曼“戒除油瘾”的经济改革势必会持续发展,在不同领域探索经济多元化的新渠道。
 
足球,或许就是一个突破口。



但其实……这些也都不重要。
 
因为,纽卡斯尔的球迷们,终于美梦成真了。
 
他们将会在每个周末,享受他们支持了几十年的球队,为自己带来的最纯粹的快乐。
 



我是金融系船长,一名基金主理人。我们团队从2009年开始协助家庭做资产配置,在2012-13年,2018-19年A股估值中枢以下的位置都成功帮助很多家庭将足够比例的资金配置到股票型基金中,在2015年泡沫前后进行了大幅减仓,保留了收益,并在2016、17年暂别A股,进行港股配置,收获了港股周期的收益。
2020年开始,我设立家庭理财账户【超越哥伦布】和【陪伴哥伦布】,帮助更多投资者更简单地资产配置。如需了解或跟投,请阅读原文
关注金融系船长【视频号】,每个工作日11:30-12:30直播,点击关注并预约,欢迎来直播间与我们交流。

作者:船长理财-花腿

公众号:船长理财

发布时间:2021-10-15 17:20:0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