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字文化_活动|郭宝昌:传统的京剧其实很“超前”

由 郭宝昌 发表于2021-10-14 15:58:01

第十一届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之书香海淀行

弘扬国粹艺术 郭宝昌谈京剧

——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


嘉宾:郭宝昌(著名导演)、陶庆梅(学者)


时间:10月17日(周日)15:00-17:00

地点:东升汇俱乐部二层东升厅 (黑泉路西小口文化产业园)

主办:海淀区东升镇政府、东升绿色文化产业园

联合承办:北京人美文艺创作院有限公司、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北京中关村图书大厦有限公司、中关村东升科技园

*参加方式:开放式活动,无需报名,需凭健康码绿码入场


郭宝昌最大的心愿,就是让年轻人去看戏。他说“……据我所知,百分之九十五的年轻人不喜欢京剧,都是一次也没看过的。……说是老古董,是给老人们看的,咿咿呀呀听不懂。这就太奇怪了,你一次京剧都没听过,怎么就知道不懂?”当年创作京剧《大宅门》时,郭宝昌公开宣称“把年轻人弄进剧场,让他们发现京剧很好看”后来,这个戏的确吸引年轻人进了剧场,还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原来京剧可以现代化、年轻化,而且真好看。


郭宝昌懂戏,熟知梨园掌故逸事,加之酷爱读书,堪称活的京剧百科辞典。他常为前人未能从中国文化的立场清晰明确地梳理出京剧的美学原理而感到遗憾,而当代的研究者又总是参照西方艺术理论和概念来诠释京剧美学问题,难以自圆其说。那么,能不能甩开它们,尽可能用自己熟悉的语言去描述和分析呢?于是他开始了长达几十年关于京剧是什么的苦苦探索和思考。最终,他对京剧艺术总结了这么几句话,“芜杂万象,千奇百怪,流光溢彩,游戏心态”——这“游戏”二字正是郭宝昌数十年思考总结,交给大家用来打开京剧艺术大门的钥匙。



什么是游戏?“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这“竹马”的儿童游戏,最终演变成台上的马鞭。郭宝昌就从“游戏感”说起,我们的京剧如何在它发展的过程中,从假面变成了脸谱,从胡子演变成挂在耳朵上的髯口,从竹马变成了马鞭,从盔甲衍变成了大靠,从头饰变成了点翠头面,从具象走向了抽象,从空空的舞台衍变出气象万千的宇宙空间和时间。


京剧的游戏感,表面上来自于高度程式化的艺术表现,但为什么京剧会形成这样的程式?郭宝昌通过美不胜收的戏装及其功能、乐队色彩斑斓的“锣鼓经”、道具里的“旗”、武戏里的“把子功”、唱词与唱腔以及舞台时空等一系列京剧表演现象进行剖析和追问,最后发现:京剧程式涵盖了古代生活形态的全部,只是,它是以游戏手段呈现出的人生之美,以超高视角来俯瞰人生百态——这,就是京剧的游戏规则。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当游戏玩儿成艺术,那游戏便带有哲学的意味了,超越真假,看淡有无。郭宝昌意识到中国京剧这种独有的美学原理,是一种人生游戏和游戏人生相混杂的情愫与境界。这种游戏性,源于我们祖先对世界起源的认识。“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老子》第四十章),“你用今天的哲学语言去说,大概就是辩证,是对立统一。可我要用游戏而非辩证去讨论中国京剧的哲学思想,是更想强调它自由转化的那一面,是在中国人对时刻变动的人生与自然的观察中对变化的体会,是由对变化的体会而悟出的一种超越性。”——这就是二百年来成就京剧艺术的最为核心的思想方式。京剧的演员与观众,共享的就是这种哲学上、美学上与人生观上的超越性视角所带来的游戏感。郭宝昌说:“观众的欣赏趣味会变,不变的是人生的感悟和生活的追求。”


《了不起的游戏》由郭宝昌和学者陶庆梅共同合作完成,他们跳出了中国传统文人对于京剧的传统论述框架,也摆脱了近百年来学界一直套用西方文艺理论和概念解读研究京剧的套路,深植于京剧艺术和中国文化的内部,用京剧原有的“行话”、丰富的梨园故事和细节、生动直白的口语化讲述,对京剧的观演本质和美学原理,进行了开创性的、高屋建瓴的概括和提炼,通俗易懂又令人耳目一新地解开了京剧魅力的密码。这样的一本书,必将为人们理解中国其他的传统文化也带来启发。正如本书作者之一陶庆梅所说:“我们今天谈京剧美学,不可能是一种复古,而是要辨析:京剧中的哪些原理,历经二十世纪的淬炼,在今天,仍然光辉灿烂;在未来,也会光辉灿烂。”


活动当天,我们将邀请本书两位作者郭宝昌、陶庆梅到现场与大家一起聊聊京剧到底好在哪。


相关推荐


郭宝昌 陶庆梅 著
活字文化 策划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我们两千多年延续下来的美学哲学观念,仔细研究,是无比深厚的,不能被斯坦尼、布莱希特的理论出发点限制住。我们在自身发展中受到过现实主义现代主义的影响,被它洗礼过,这没问题;但是,重要的是我们今天要穿过他们的视线,从我们自己的系统里出发,从一个内生的视角去思考京剧的表演体系。

“样板”二字为无数理论家所嘲弄和批评,艺术怎能有“样板”呢?这是个形而上的荒唐提法,违反艺术规律。那么,流派是什么?流派难道不就是样板吗?!当年样板戏是不许乱改的(亏了不许乱改,否则现在不定改成了什么爷爷奶奶样了),如今流派也同样不许走样,有区别吗?根本没人去想他们今天反的“样板”和他们遵循的“流派”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京剧确实“粹”,代表了近两千年中国古老传统的哲学美学成果,而京剧又确实有“渣”,两百三十年的京剧史,也沉淀着厚厚的、陈腐的农耕时代文明的糟粕。京剧作为国粹无可争议,其中之国渣也无可回避,关键我们不要像翻烧饼似的,总是从一个极端翻到另一个极端,那结果就是烙成了两面焦,烙煳了。

《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
END

活字文化
成就有生命力的思想

作者:郭宝昌

公众号:活字文化

发布时间:2021-10-14 15:58:0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